“新就业形态”需要补什么短板

2020-05-29 11:09:16来源: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

两会刚开幕之时,习近平总书记关注到了“新就业形态”——“要顺势而为,补齐短板”。在两会闭幕的记者会上,李克强总理又一次提到了“新就业”,“不仅要采取更多的扶持政策,而且要采取措施打破那些不合理的条条框框,让更多新就业岗位成长起来。”

5月23日,在全国政协经济界联组会上,委员王一鸣表示,互联网平台催生了一大批新就业形态,因其就业容量大、灵活性强,成为吸纳就业重要渠道。他提到,线上零售、线上教育、视频会议、远程办公等不仅使得疫情肆虐期间有了维系城市正常运转的“摆渡人”,还提供了大量灵活就业岗位。

奔波在大街小巷的90后“闪送小哥”杨连帅正是“摆渡人”之一,疫情期间他早早复工,运送了不少防疫物品,也曾接到顾客“强制”他收下的口罩。他觉得“习总书记的话真是切中了我们行业的痛点”。

国家邮政局的调查显示,“80后、90后”构成了快递员队伍的主体。杨连帅喜欢这份工作的掌控感,累时少干,想挣钱时多干。同时,他的职业成就感是解人之所急,最自豪的一单是火速运送了手术所需器材,或许已救人一命。

快递小哥、主播、民宿房东等都属于“新就业形态”,这种依存在互联网平台上的非标准就业、打零工、自我雇佣等形式创造了价值,但也带来了非标准的劳动关系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当然这个领域也存在法律法规一时跟不上的问题,当前最突出的就是‘新就业形态’劳动者法律保障问题、保护好消费者合法权益问题等。要及时跟上研究,把法律短板及时补齐,在变化中不断完善。”

对于已超过300万的快递小哥们来说,个人身体健康、职业前途等问题备受关注,法律上如何保证和约束新就业形态者仍是空白。此外,摩托车、电动车是他们的日常工作工具,若因违章被暂停或限制使用则直接影响生计。

新职业不断激发新问题,比如竞争激烈的直播业时常忽略了保护主播权益。

90后李旭瑛被誉为“史上最强”淘宝主播,因为习近平总书记曾到访她的直播平台,点赞农村电商。李旭瑛听说,有一些机构为多带货常常延长主播工作时间,开播又多数在晚上,导致主播工作强度过大。还有一些人对如何带货了解不深,如果有相应培训能让新手更快上岗,带货时也更专业。

柞水木耳在网上火了之后,有不少挂羊头卖狗肉的商户出现,网友在直播间内根据推荐下单后收到的却是假货、次货。李旭瑛特别希望,配套相应的质量管理体系,促进直播行业健康发展。当地政府已经出台了不少手段保护柞水木耳的名声。

同时,新职业形态者期待能有更多的关注,相关法律也要跟得上。1994年出生的吕京惠是多家北京四合院的“民宿主理人”。在实际工作中,她发现正在蓬勃发展的民宿行业却与很多先行条例不对接:在登记来店客人身份时,酒店业的登记系统和公安局联网,民宿却无法实现,“这是管理上的漏洞,我们愿意配合相关部门加强监管,这是对客人和我们都负责。”

疫情期间,旅游、酒店行业降至冰点。吕京惠发现,其他都有相应组织发声,而民宿业作为酒店业补充的一部分,受到关注较少,只有一些民间机构组织民宿运营者抱团取暖。

毋庸置疑的是,“新就业形态”格外受年轻人欢迎,有人喜欢这种工作节奏,有人看准行业机遇,有人期待职业跃升。以主播为例,陌陌曾发布报告显示,从事主播的群体非常年轻,90后主播占68.4%,21.0%的职业主播月收入超过万元。

伴随着社会开放程度加大,“新就业形态”在公众和亲友的印象中,从“不务正业”“不看好”的评价中改为更多理解和支持。新就业形态也正在接纳更多年轻人。

李旭瑛发现,直播带货不仅为柞水的木耳打开了销路,也给年轻人打开了就业新窗口。柞水是陕西商洛的一个县,以往“有能耐的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去了”,但因为电商,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当地有了就业机会,或是返乡创业拉动乡村振兴,就连不是本地人的她也从省会西安“逆流”到县城工作。

全国人大代表刘文新观察到,疫情限制了人的流动,但也促进了新就业形态发展。作为文新信阳毛尖集团董事长,他发现农村有不少年轻人成为主播,“过去是去外地给别人打工,如今是在家门口给自己打工,创造了更多新岗位,并且前景广阔。”

他提醒,直播带货不仅是直播间里的事儿,更是一个产业体系,卖出去货还要关注物流、配送、品牌、质量是否跟得上,年轻人想做大做强还需要一个过程。他建议,政府或学校出台主播职业培训,让这些年轻人有一个健康的、可持续的发展过程。

责任编辑:lili